LOADING
新闻 | 2019-12-01

香港之痛

从反对《逃犯条例》的通过,香港反对派上街游行,而“港独”势力趁机介入起,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激进示威者围堵中联办,破坏设施,污损国徽,影响机场运营,近期香港的骚乱无疑令这座城市站在了全球关注的风口浪尖。修例这个引子之后所体现的,实际上是香港经济社会生命体的不健康发展体现。愈发沉重的生活压力,使得累积的民怨以极其偏激的方式喷发,在反动势力的利用下演变成如今的暴乱。

从上个世纪至今,香港的金融、贸易、地产从急速发展到日渐式微,单一的产业结构和固化的社会阶层不断啃噬着香港这座城市里人们生活的希望,错过了产业变革契机的香港已然只是一个“看上去很美好的城市”。我们总以为香港的生活很美好,可能大学毕业后入职收入应该都至少8000至上万,毕业生工作一个月就可以买到一台IPhone。同时,香港有免税优质的商品,像是手机等电子产品,日用品,保健药,化妆品,服装,运动鞋,水果,冻肉等等更有许多内地人前往购买。但是真正生活在港的人们面临的又是什么呢?

香港居民的幸福指数基本就不要幻想了,看看生活指数可能还更加实际一些,基本和收入是对等的,香港的大部分群众的储蓄率实则太低了。在香港,住房支出在居民生活支出占的比例就足够令人瞠目,8000港币是法定的最低收入,而在香港深水埗,一个8平米的蜗居甚至就要2000-4000/月。

寸土寸金的香港连租金都不再是以平米为单位,而是以尺(0.09平米)作量。对于白领而言,一个月的租金大概10000港币(约8980人民币/月),对于一个月也就20000多港币收入的他们,吃顿快餐最少30,坐地铁最便宜都要5块,过海更贵,一天交通最少都20了。他们的生活成本之高简直难以想象,恩格尔系数奇高。

同样是发达地区,如果看看海外,澳洲最低工资标准大概在每小时17.7澳元,如果以一个人每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8小时来算,每周最低工资708澳元,每个月最低收入在3000澳元左右。2018年全澳洲全职职工的平均年薪(不计加班)为82,436澳元(相当33000人民币/月)。

而生活开支上,饮食一顿大约15-20澳元,交通参考悉尼opal卡消费,公交2澳元。澳洲的租金是按周计算,以生活成本较高的悉尼为例,相近的人口基数,同样是金融发展中心,悉尼市中心区域的一房租金每周400澳元左右,一月约1700澳元的租房支出。而大部分的澳洲居民会选择在市中心开外区域合租房屋,3-4人平摊一套双层带小院的独立房子,整套独立房租金约700澳元/周(按照4个人合租,每个租客每月的住房支出约3360人民币哦)。

香港房价长期居高不下,除开中西区和尖沙咀,其他地区的房价基本在13-21万人民币/平方米,而且大部分房子位置偏远,甚至在地铁都通不到的地方。

按照香港2018年17500元港币的月工资中位数,普通人要不吃不喝29年才能买得起一套总价600万港币(约530万人民币),实用面积在30平方米以下的房子。出于职业习惯使然,这个价格同澳洲相比,在悉尼买个一房公寓,在布里斯班买个两房公寓,在墨尔本市中心买个两房公寓,都绰绰有余。甚至,都可以在黄金海岸买到两块300平米的土地+别墅了。

前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公开表示过,“香港房价之高,对于年轻人,我曾经说过是绝望的”。很显然,不是买到便宜iphone就幸福的,对么?人家在你面前吹,当然都是吹最好的。大陆游客来香港消费觉得便宜,是水客炒作使然,但游客和本地人的生活又怎么能等同呢?居住在这片窘迫之地,港人心中的苦楚唯有自己可知。作为普通民众,终究我们所想所求的不过是安稳舒适的生活,而香港的繁华却是以千千万万普通民众的痛楚为代价。所谓安身立命,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即不得安身之所,又何谈幸福,何谈发展呢?

相关推荐


27

2019/09

2000年悉尼房价上涨50%,在2032的布里斯班到来之前你还要再错过吗?

20

2019/08

再无未来!投机主义的覆灭,华人被坑的典例,Ralan给全澳上了一课!